化工品进口依存度大概率降低
   社会公共事件蔓延,全球宏观经济承压,再加上因减产协议未达成导致油价深挫,一季度化工品价格处于低迷状态。

  社会公共事件冲击全球经济

  受社会公共事件的影响,国内实行了严格的管制措施。1月下旬至3月中旬,严格限制人员流动,绝大多数企业、商铺歇业。因此,虽然国内社会公共事件在3月中旬得到有效控制,但国内经济受到明显冲击,部分企业出现降薪、裁员情况。不仅如此,社会公共事件2月底3月初在日本、韩国、意大利、伊朗暴发,并迅速席卷全球。截至4月5日,社会公共事件已经波及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,上百万人确诊,6万多人丧生。受此影响,世界银行、世界货币基金组织预期今年全球经济将出现衰退。

  目前来看,社会公共事件对内需、外需都产生了负面影响,考虑到国外社会公共事件没有缓和迹象,其对需求的实际影响尚难以预估。如果国外社会公共事件迟迟得不到有效控制,那么可能引发全球性的经济大衰退。

  炼化项目扎堆投产

  受大炼化集中投产的影响,2020年是国内化工品特别是油化工品产能投放大年。据统计,国内上市的化工品种除PVC、尿素(尿素市场淘汰落后产能,实际产能增速小于9.48%)外,其余产能增速均处于两位数,乙二醇、苯乙烯、PTA产能增速更是超过30%。面对巨大的产能增量,想要实现供需平衡只有四种方式:需求好转、开工率下滑、进口量减少,出口量增加。

  近几年国内经济增速放缓,国内需求增速随之放缓,在社会公共事件暴发的环境下,需求不下降已属万幸,市场根本无力消化如此庞大的产能增幅。因此,需求端并不是解决化工品供大于求的关键。

  除尿素之外,国内其他化工品的出口量都较少。2020年,即使我国产能显著提升,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成为化工品出口大国。其一,国际贸易中,企业原材料供应通常有稳定的渠道,并且很多能化产品会签署长协,即使国内存在出口需求,国外企业受贸易习惯的支配也很难短时间内转而进口我国的化工品。其二,我国原油自给率不足30%,需要大量进口,由于运费等问题,成本高于其他产油国,这从国内原油和北美原油价格倒挂就可以看出。特别是在低油价的大背景下,国内煤化工的价格优势消失。其三,国外需求疲软,上文已经阐述。可以认为,国内化工品出口仍然低迷,至于出口量较多的尿素,由于出口目的地为印度,而印度近两年尿素产能开始上升,尿素出口也看不到亮点。

  进口方面,PE、PP、苯乙烯、乙二醇的进口依存度较高,2019年分别为47.61%、19.41%、27.40%和55.52%。2020年,随着PE、PP、乙二醇产能的集中投放,国内自给率将逐渐上升,进口依存度则会相应降低。不过,装置能否顺利投产需要关注生产利润以及煤、油工艺之间利润对比,并且很多装置计划在四季度投产,产能难以在年内全部释放,故产能增加对于进口的冲击不如数据反映的那么明显。至于其他没有进口习惯的品种,本身国内产能过剩,进口更是难有增加。但也要看到,国内存在一些高端料需求,部分品种的进口呈现刚性,量不大,却不会完全消失。具体到品种上,塑料供应缺口较大,即使年内所有装置顺利投产,想弥补供应缺口,仍需进口,其进口依存度预计小幅下滑;PP进口依存度较低,且较多新装置计划投产,进口依存度预计会降至个位数;苯乙烯、MEG装置若都能顺利投产,则我国完全能够满足自身需求,预计这两个品种的进口依存度将大幅下降;甲醇进口主要因为华东地区供应存在缺口,而由于运费因素,进口甲醇长期比西北甲醇更具经济优势,货源也更稳定,其进口量可能不会明显减少。

  国际贸易效率下滑

  社会公共事件除了对需求产生影响外,对国际贸易中的船运和装卸也会产生影响。目前,全球主要经济体均出台了不同程度的人员管制措施,多个国家更是出台了封国令,严格禁止外国人进入。即使管制措施没有这么严格的国家,社会公共事件也会给国际贸易带来诸多不便。例如,部分港口装卸效率明显低于往期,增加了额外的仓储、运输成本。出于成本和时间的考虑,企业可能优先通过国内贸易,来满足自身的需求。
——摘自化工网china.chemnet.com